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
四番队的三席

第二章 此心天地可鉴 第(1/2)分页

    “朽木队长,综合救护所不能用鬼道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黑木前辈。”

    朽木白哉一脸震惊。

    朽木白哉在练习书法,六番队那边有银银次郎处理,他只需要把控大致方向,细节方面完全能交给对方。

    朽木白哉淡淡回一句,掀开面前的纸,继续练习书法。

    咚,咚,有人在外面敲门。

    该如何趁这个机会使唤露琪亚呢?

    他沉思少许,拍手道:“有了,叫一声欧尼酱,呆死k给我听听,记住,表情要丰富,别板着一张脸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绝对不提。”

    啊,好帅,女护士满眼都是心心在跳动,手抓着门框,避免自己晕过去。

    她以为是黑木记错,才返回来询问。

    露琪亚继续道歉,切腹是不可能的,“您有什么吩咐,我一定会照办。”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朽木白哉说一句。

    持续一个小时的话,身躯某个部位会异常肿大,人的精神会遭到严重摧残。

    白哉还真是够狠,居然直接用鬼道招呼,差点击中他。

    露琪亚拳头捏的更紧,头低下,深刻明白,绝不能欠黑木前辈的人情,“那个,我说一次,你就不能继续提。”

    黑木摇头,眼眸一转道:“你去和白哉说。”

    黑木跳下病床,区区一条右腿而已,他还有双手和左腿在。

    这样的好戏,怎么能不亲自看。

    呼。

    黑木阴森森回一句。

    “诶?!”

    “恋次也是很尊敬黑木前辈,怎么会骂你?”

    朽木白哉停下笔,有些疑惑道:“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好高兴,露琪亚居然叫我欧尼酱。”

    酸爽的感觉让人大小便即将脱离正常外出流程。

    “真是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朽木白哉回过神,目光望向窗外,有人趴在窗框,一脸贱兮兮的笑容。

    隐密机动是从事在黑暗工作的部队,自有一套拷问手段。http://www.juyuanshu.com/108498/

    那滋味,非要形容的话,就是一个人蹲坑太久到脚麻,然后不休息,直接迈步不停走。

    “道歉要是有用,就不会有人切腹谢罪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是廉价的房屋,朽木家会重新装修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你这个僵硬的表情有那么一点喜欢吗?”

    黑木没有过多捉弄她,“你去陪恋次吧,省得那小子在背后骂我。”

    “嗯,看在你诚恳的态度上,我原谅你。”

    黑木摸了摸自己的腿,满脸困惑。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露琪亚连忙摇头。

    黑木摸了摸肿大的右腿。

    一想到白哉有可能露出的表情,他心里忍不住笑容,悄悄从窗外溜出去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露琪亚答应下来,毅然转过身,走向朽木白哉的病房。

    所谓分压错穴就是将死神正常运转的灵压封住,引向其他穴道。

    门被推开,露琪亚走进来,小脸蛋微红,手指不安地缠绕。

    黑木一脸认真地保证,“你也不能忽悠我,必须去和白哉说,要发自内心。”

    露琪亚嘴角抽了抽,小手紧握成拳,忍着,面上挤出笑容道:“欧,欧尼酱,呆,呆死k。”

    连毛笔在纸上画出一道杠都没有察觉。

    在一瞬间,窗框,窗户,窗帘,墙壁统统化作粉碎,苍火坠的冲击延绵数里之外。

    黑木一听,点头道:“这才是认错的态度,让我想想。”

    “破道之三十三,苍火坠。”他左手对着窗户,掌心迸发出耀眼的蓝光。

    说罢,她迅速夺门而出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,我是为谁袭击碎蜂,又是因谁落到这个下场呢?”

    露琪亚惊愕抬起头,“这,这。”

    谁能想到,阿散井恋次双臂断了,还有心情跑出去散步。

    黑木返回病房。

    论处理公务的时间和经验,银银次郎远在他之上,自然不会有任何怀疑。

    答案是刚才体验过碎蜂的马杀鸡手法。

    露琪亚五体投地,她对于自己坑了黑木前辈一事,深感歉意。

    他面色真苍白无血色,右脚肿成猪蹄,包裹着一层绷带,被子盖上去,鼓鼓的,让人怀疑里面是不是藏着什么。

    其中最出名的就是分压错穴。

    要问黑木为什么这么了解。

    露琪亚跑回来,面上红晕消退不少,“黑木前辈,我按照你说得,已经喊了。”

    露琪亚抬起头,深深吸口气,喊道:“欧尼酱,呆死k!”

    “啊,我的右腿好像没知觉,是谁害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