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禄阁

字:
关灯 护眼
天禄阁 > 佼人君子 > 第六章 童生(一) 第(1/2)分页

第六章 童生(一) 第(1/2)分页

[【网站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    “小禾深知。”

    “小禾,你可曾想过,有朝一日你的女儿身被识破,可能所有努力都会付之一炬。”

    徐程远之所以如此规劝顾小禾,是深知顾小禾此举的艰难,可看到顾小禾如此坚决,便不再规劝,于是想了办法找齐五人连保

    徐文韬见状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,问道:“小禾,你怎么了?”顾小禾不说话,拿出书案上的书看了起来。徐文韬又接着说:“是谁欺负你了,你告诉我,我替你去教训他。”顾小禾听闻亦不曾搭理。徐文韬从怀里拿出一张纸,摊到顾小禾面前,逗趣的说道:“小生如此闷闷不乐,莫不是为了这个?”顾小禾看了一眼桌上的纸,无奈的叹了口气。顾小禾烦闷的正是此事。

    徐文韬见此,也跪到父亲面前说:“父亲,小禾心中有郁结,她用这种方式来解心中郁结,是巾帼须眉所为,请父亲成全!”

    这一日,顾小禾坐于学堂内愁眉不展,似有心事缠身,徐文韬见状坐到顾小禾旁边,用单手托腮,侧着脸静静的看着她不说话。几转,这少女容貌秀丽之极,当真如明珠生晕,美玉莹光,眉目间隐然有一股书卷的清气。肤如凝脂,白里透红,温婉如玉,晶莹剔透,比最洁白的羊脂玉还要纯白无暇;比最温和的软玉还要温软晶莹;比最娇美的玫瑰花瓣还要娇嫩鲜艳;比最清澈的水晶还要秀美水灵。灵秀雅致的小脸上双眉微蹙、桃腮泛红、檀口粉嫩,不免引人遐思,徐文韬不由看的出了神。顾小禾稍时才反应过来,把头转向一边。

    “人生短短几十载,这世上有多少人能执着于心中之事呢?!要做到无悔,又谈何容易呢?”徐程远说此话像是规劝又像是鼓励。

    顾夫人去世后,顾守礼懊恼不已,给儿子取名顾思卿,有悼念结发之妻之意。徐夫人给女儿取名徐文晴。徐夫人深知徐文晴是顾夫人用命换回来的,对女儿是百般疼惜。但顾思卿才是自己的亲骨肉,徐夫人自是割舍不下,经常去顾家看孩子。

    就这样过了几年,顾小禾和徐文韬学习上相互鼓励,相互扶持,功课上多有进益,每每受到徐先生夸赞。待到顾小禾十五岁时,已熟背《四书》、《五经》、《十三经》等书。

    “先生,我今日所做之事并非为我一人,我妹妹被送走,皆因她是个女孩,还有我娘......”说到动情处,顾小禾不禁抽泣起来,“即使日后竹篮打水一场空,我亦无所悔!”

    顾夫人去世后,顾小禾便承担起了照顾妹妹顾小禾和弟弟顾思卿的责任。虽然自己也只是八九岁的孩子,但洗衣做饭她都做的很好,早上父亲还未起床,她已把早饭做好,匆匆吃两口,然后去学堂上课,父亲问诊病人比较繁忙没有时间做午饭,她就中午回来给父亲做好午饭,晚上回来后给弟弟妹妹洗衣服,洗完衣服后再做先生留的作业,顾守礼经常看到顾小禾房间的灯深夜还亮着,推门一看,女儿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,桌子上放着女儿书写了好几页的功课,顾守礼看在眼里,疼在心上:“为什么自己以前没有发现——自己有这么好的一个女儿呢?”

    “先生,小禾既然作此决定,亦不是一时冲动、任性而为,我今生必定矢志不渝,不惜韶华已逝,只盼初心不悔。”

    当晚徐先生把顾小禾和徐文韬都叫到房间,顾小禾猛地跪倒在徐先生面前,说道:“先生,小禾时至今日读书已有八年之久,从小我爹让我女扮男装,自是嫌我是个女孩,而今我着男装,是要行男人所为之事,请先生成全。”

    “等到你寒窗苦读二十年,未有功名,且岁月已逝,你又如何?”

    徐程远看着顾小禾说:“小禾,你可知此路有多艰辛。”

    一日,徐夫人又去顾家看顾思卿,看到孩子大哭不止,顾守礼抱着孩子在屋内踱来踱去,焦头烂额、不知所措,便关切道:“孩子是怎么了?”顾守礼道:“今日奶娘有事回了老家,孩子无人喂养......”徐夫人一把抱过孩子:“以后孩子放到我处喂养吧,两个孩子一起出生,我照顾自然方便,再多一个也无妨的。”顾守礼道:“怎好有劳徐夫人,万万使不得。”徐夫人道:“有何不可,我只是心疼我那逝去的姐姐......”说着便转过头去用衣袖拭泪。顾守礼听此话顿觉悲从中来,一时不知说些什么。自此后徐夫人便把顾思卿抱到家中喂养,一直到孩子一岁。顾思卿由于由徐夫人照顾,对徐夫人也特别依赖,后来便把徐先生、徐夫人认做干爹、干娘。

    原来顾小禾想去参加县里的县试,此考试由知县主持。考试日期在农历二月,今一月,知县已预先出示考试的日期。要想参加科举考试,求取功名,这是要过的第一关,只有通过县试才能成为童生,才有资格继续参加后面的考试。凡是应考的考生,必须先向本县的署礼房报名,填写姓名、籍贯、年龄、三代履历。报考童生必须有同考五人连保,还要有本县一名廪生做担保人,开具保结,叫做“认保”。顾小禾是女儿身,按照规定是不能参加考试的,况且考试要连保,还要找担保人,想要隐瞒女性身份虽说不是难过登天,但也如水中捞月,实属难为。她为此郁闷不堪。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